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徐圩子 > 铁骨铮铮抗日寇 忆临沂郯城徐圩子战斗

http://markcarper.com/xxz/17.html

铁骨铮铮抗日寇 忆临沂郯城徐圩子战斗

时间:2019-06-12 22:02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铮铮抗日寇 不屈不挠战顽敌 ——忆徐圩子村抗日狙击战

  1945年5月1日,驻郯城日军包抄徐圩子村。此时,郯城独立营及郯城第三区中队正在徐圩子村附近协助村民劳动,面临配备精巧的500余日伪,抗日武装队和徐圩子村民无所害怕,拉开了一场气壮江山的捍卫战。

  8月22日,在村西的抗日战役留念园内,几位亲历过徐圩子抗日狙击战的白叟手摸着留念碑,慢慢诉说昔时的那场狙击战。

  刘文早的父亲和爷爷都是村民侵占队的队员,狙击战当天,两人就在东门当炮手。

  苦守阵地,不让仇敌进庄

  徐圩子村现附属山东省郯城县港上镇,位于鲁南苏鲁交壤处,白马河岸,采莲湖畔。百年来,祖辈们就有便宜火枪用药和喜庆鞭炮的独门身手。解放前动乱期间,为维护村内治安,有志之士曾先后组织过“小刀会”“大刀会”“蛇矛队”等侵占组织,并在村四周筑建了墩实高峻的围墙,东、西、南、北四方各洞门内侧建有炮楼一座,并装有“天门炮”“五环炮”等重型兵器,对各路外侵势力起到了很大的震慑感化。

  1945年3月21日早上,日军一个小队从江苏省邳州市官湖出发,去郯城县马头镇据点,路过郯城县重坊镇南面的宋庄村时,遭到该村侵占队员的袭击,死伤50多人。1945年5月1日,郯马日军闻讯后,纠集500余人,照顾钢炮、迫击炮各1门,轻重机枪20余挺,自郯城前去宋庄实施报仇。

  “10点多的时候,支援的日军到俺村村东头时,遭到村里侵占队员的伏击,射杀了日军3人。”85岁的刘文早回忆,愤怒了的仇敌,依仗着劣势军力,布成扇形步地,将村子包抄,一顷刻,满村浓烟四起。

  事发俄然,正在郊野协助村民劳动的郯城独立营第二连及郯城第三区中队闻讯后,顿时放下手中的耕具,集中在徐圩子村以东的麦地里与仇敌展开激烈的战役。“我军在绝对劣势的前提下,对峙了1个多小时,硬是打退了仇敌的几回冲锋。”

  “敌我力量十分悬殊,再苦守阵地,我方必然要遭到丧失,二连连长王银宝率领步队转移。”刘文早说道,转移前先派一个排和区中队一个班,到徐圩子村里担任保护村中的伙食班和村民侵占队突围撤离。

  “一排长受命带着兵士到徐圩子村里,预备率领伤员和伙房的同志撤出时,看到村里的白叟、妇女、儿童撤不出去,仇敌进了庄,必然要对他们下毒手。”刘文早接着说道,徐圩子村是一个只要几十户人家的小庄,虽然有土圩子守着,但仇敌军力强大,又无机枪大炮,苦守阵地时必然会付出价格的。

  是守?仍是撤?一时拿不出主见的排长和侵占队队员们筹议,大师分歧认为不克不及让仇敌肆意杀戮我们的亲人,最初下定决心,苦守徐圩子村。全村的侵占队队员和男女老小有一个配合的希望:拼了吧,不让仇敌进庄!

  拿起兵器,誓死捍卫家园

  因为仇敌封锁严密,突围失败,军民遂抱定决心与家乡共存亡,于是将圩门紧闭,男女老小,拿起一切可用的兵器,涌上圩墙,誓与仇敌展开存亡奋斗。

  “仇敌依仗大炮机枪,几次策动攻击,我方仅凭土炮、蛇矛、大刀等器械据守。”据78岁的卢振伦回忆,扼守圩西南的二连新兵王玉山一炮打死5个仇敌;扼守圩北和西北的区中队兵士顾成美连毙3敌……

  “不只抗日武装队队员,村民侵占队队员也是个顶个的豪杰。”手提大刀守西门的徐敏泽红着眼睛大叫:“徐圩子人没有孬种,鬼子打到我们家了,跟他们拼!”守南门的尚志法手举大刀大骂。鬼子围了上来,守在炮楼里的土炮手点燃了炮埝,天门炮、五环炮阐扬了能力,鬼子被满天飘动的碎铁、耙齿打得狼嚎般地退了归去......

  几个回合事后,仇敌找到了土枪土炮致命的弱点,当即还击,使抗日武装队和村民侵占队队员措手不及。鬼子在迫击炮、机枪的保护下攻到围墙,守在东南角的六十多岁鹤发苍苍的老炮手刘永章在用“天门炮”击退数次仇敌进攻后再次想点炮时,被仇敌一枪击中前额,勇敢牺牲。在一路战役的侄子刘占林、刘占坤立即跑来点燃前方,弟兄俩悍然不顾抱住繁重热烫的炮筒,调整角度射向仇敌,打死了多个鬼子。鬼子用机枪还击,这两位血性青年倒在血泊中。

  担任东北炮台的徐学敏率领三个儿子手握土枪、大刀、切纸刀,像四头雄狮般守护在那里,打退仇敌数次进攻,打死仇敌七、八个,仇敌用人梯爬上了围墙,爷四个一阵猛砍,把仇敌打了下去。苦战中二儿子徐祗伟牺牲了,在一旁助战的母亲扑在了儿子身上大哭,徐学敏把她一把推开,睁着愤慨的大眼大呼着:“哭有什么用,跟他们拼啦!”随后,抓过一把铁锨递到她手上说:“铲死他们!”三儿子徐祗建拿起哥哥的土枪和母亲一路战役,最初徐学敏也战死在阵地上。

  下战书3点,郯城三区区长任兆铎(马头桑庄人)率领附近100多名民兵赶来得救,任兆铎倒霉中弹牺牲。80多岁的徐祗芬回忆说,其时全村皆兵,那时他才15岁,不会打枪,就担任沿着圩子送弹药,村民纷纷回家,将鏊子、耙齿砸碎,填装土炮当枪弹。

  立碑留念,莫忘累累血债

  “黄昏时分鬼子用迫击炮轮翻攻打东门,终究把东门炸开。”81岁的徐敏英说道,鬼子进村后一场毁灭人道的血腥搏斗起头了。民兵与村民们高举手中的兵器齐声喊道:“拼了吧!不克不及叫鬼子逮活的,杀啊!”呐喊声气壮江山,但还未冲到鬼子跟前,就被鬼子的机枪打中,倒在血泊里,有的身后仍手握大刀瞋目圆睁。

  仇敌进入徐圩子后,采纳了惨无人道的报仇步履,他们见人就杀,两三岁的小孩也不克不及幸免。侵占队员徐祗伦、徐祗典兄弟俩在与仇敌奋斗中受伤,被鬼子抓住后,捆在大树上,用刺刀挑开胸膛,肝肠流在地上。兄弟俩临死前仍大骂:“老子身后也要找你算账!”少小孩童卢小钦在惊恐中被鬼子追逐,父亲仓猝去抱,被鬼子刺刀刺中,刺刀透过孩子的身体又刺到了父亲的身上,父子二人同时倒在血泊中。

  鬼子在搜刮中发觉村西南的地窖里藏有5个女孩,他们朝地窖扔了3个手榴弹,炸死4人,春秋最小的徐敏英就藏在最里面,幸免于难。“俺们4个姐妹加上俺侄女,5小我就活了俺一个,小鬼子太可恨了!”徐敏英回忆起那天,仍喃喃道:可恨哪,可恨……

  战役竣事了,日军拉着49具尸体和几十个伤兵回到了县城,徐圩子村里除操纵夜幕保护突围及荫蔽在夹皮墙里、地窖内、杂场堆里未被仇敌查到的几十人外,其余村民无一幸免。村内的炮楼内、围墙内、亨衢旁到处可见到战役中遇难的民兵、侵占队员及村民的尸体,徐圩子村四处是残垣断壁、弹痕累累。

  在此次战役中,战死侵占队员40人、受伤侵占队员14人、被鬼子杀死的妇孺儿童11人、受伤村民5人、被掳走9人,后有2人逃回,其余7人至今杳无音信,这是日本侵略者在徐圩子村欠下的累累血债。

  为了让后人记住这段汗青,让后人晓得日本侵略者的真面貌,徐圩子村立碑留念,一段汗青将永久铭刻去世人心中。

  记者 徐文敏 褚菲菲

  金鹰美乐推广: